任凭你的足音将这满地的愁绪踏乱

烟雨红尘里是谁落寞了流年? 夜,仿佛小心的聆听着繁星分割着静谧的黑暗! 时而轻盈 时而凝重! 我竟然不知道该用哪一抹烟色来装点自己的夜空! 风微凉!轻过了这残恒坚守染浓的一季轻寒! 是谁?在乍暖还寒的午夜放飞了思念。 而记忆的断章疏离了一季又一季...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金相玉映

为君八赋鹧鸪天,流水潆洄万顷瀚

十赋鹧鸪/文;烟雨濛濛 芳洲渡梦枕寒烟,清眸流波月上剪. 断桥残秋斜影瘦,纤云纱雾轻舟远. 花落莺啼谁人会,胭脂泪洒清风岸. 夜咏千章凭何忆,鹧鸪十赋忆君颜. 题记 为君一赋鹧鸪天,烟雨飘窗画烛残。 轩廊芭蕉滴碧翠,水榭梨花竞雪颜。 三春媚,五更寒, 清风...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金相玉映

中国何时在菲律宾身上动武力?

实际上,中国和菲律宾已经打上了! 而并不是象很多人着急得那样:这个小国如此得拽,为什么不打呀? 打,是个含含糊糊的字和说法。两个人吵架,隔空斗嘴皮露肌肉,也就是打了。 所以,准确一点,应该叫动武,才是我们大多数人希望的那个命题。也就是,发兵中...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金相玉映

人们需要承诺,想要承诺

一个承诺 明朝万历年间有个旅行家叫徐霞客,不科考不种田不讲吃穿不娶妻生子,按现在的说法应该是无组织又无实业,不喜欢上网,又不搞传销的游民。他用了20多年的时间游遍中国的名山大川,笔记200多万字,被后人编成几十万字的《徐霞客游记》一书,此书被誉...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金相玉映

有些事不是“钱”的问题

崇尚美国 小时候,听说美国在脚底下,还传说有一家挖井和美国挖通了,和美国人说话。小学就听到宣传美帝国主义多么多么坏,资本家欺诈工人,金钱至上。有人因为说美国制度好还被定反革命投进大牢,说里通外国崇洋媚外。长大啦才知道美国不是宣传的那样。无论...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金相玉映